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政法战线 >> 公安风采
看看人家的警务工作,真的不一样
信息来源:互联网    发稿作者:gafc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08日   查看991次   字体:[] [] []
rif; font-size: 17px; letter-spacing: 0.544px; text-align: justify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>


       在阿地力·达古提的心中,群众都是他的亲人。他说,以前在交警队和其他部门工作时,都是执法办案,和群众走的远,打交道的时间也很少。但是警务室完全不一样,你每天都要和群众交流,走家串户、“望闻问切”。


       图拉江·艾力是距离英吾斯坦布依村警务室最远的一户人家,也是一位贫困户,阿地力·达古提三天两头都会去图拉江·艾力家“做客”,帮他们出主意想办法摆脱贫困。


      “图拉江·艾力是全村上下唯一有‘绝活儿’的人,会烤馕坑肉,还会种菜。但是因为各种原因,加上一家老小人口多,还生活在贫困线上。前面,他找到我,让我帮忙拿意见,想搞创新,在馕坑里烤鸡肉卖,我说等那天我有时间了和他一起试验一下。”


       葡萄藤下,光阴荏苒。摊开晾晒在图拉江·艾力家院落里新收的玉米以及不远处菜园里挂满的豇豆,无不记录着阿地力·达古提和图拉江·艾力一家共同劳动、共话桑麻的身影。


       在英吾斯坦布依村警务室一个文件柜上,放着两面收起来的锦旗,打开锦旗,上面是用烫金的维吾尔文写下的一段一段长长的向这位“平安守护者”表达敬意和谢意的文字。问起锦旗的来历,旁边的辅警刚想高兴的插嘴,被阿地力·达古提一个手势挡了回去。


       后来,我们才知道,有一天正是这位辅警向阿地力·达古提汇报,说村党工委书记请他去村民活动中心商量工作。辅警笑着在前头跑,阿地力·达古提跟在他身后。等进了村民活动中心那一刻,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阿地力·达古提不明所以,也跟着鼓掌,这时一位村民代表站起来,打开一面锦旗,双手送到了阿地力·达古提的手中。


       事后,阿地力·达古提还嗔怪那位协警“全村人都知道,就我一个被蒙在鼓里,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就接受了的锦旗”。


       而其中另外一面锦旗,一定也具有特殊而重要的意义。当问及为什么不把这么好的事情、这么漂亮的锦旗挂在警务室墙面上的时候,阿地力·达古提腼腆的说,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把老百姓的事情尽心办好是我的工作、是我的职责,我觉得我还可以做得更好,如果真要现在挂在墙上,我觉得受之有愧。


       警务室是密切警民关系的“连心桥”,更是见证党群干群关系的“晴雨表”。英吾斯坦布依村警务室前后左右,是一排排新建成的维吾尔富民安居房。今年48岁的克依木·买买提家门口挂着国旗,在阳光的照耀下,格外鲜艳。走进克依木·买买提家,庭前屋后,白杨果树。春天里,万物复苏,阿地力·达古提为他们送去米面和化肥。冬寒未到,阿地力·达古提已经开始准备着帮他们家送去煤炭。


       “他可是我最好的亲戚,有时候知道我工作太忙,错过了饭点,克依木就拉我去他家吃饭,有啥吃啥。”提起阿地力·达古提,克依木·买买提用了一句话,简单、朴实却又让人感动:“他为了我们吃不上饭、睡不上觉。”


       而茶余饭后,最让阿地力·达古提时常牵挂的是村里一个有癫痫的青年人。这几年,阿地力·达古提多次救过他的命,只要他一病发,村里人都会给阿地力·达古提打电话。为了这个事儿,阿地力·达古提还专门向医生请教过,抢救癫痫病人要注意哪些事项,要用到哪几个关键穴位。


一家5个党员,这是父母最自豪的事儿


       阿地力·达古提荣立过个人三等功,参加公安工作以来连年被评为“优秀公务员”、“优秀共产党员”和“先进工作者”。


       问及阿地力·达古提做好群众工作的心“经”是什么?他回答的很干脆也很坚定:群众满意。


       他说,群众满意就是对你工作最大的认可,然后你再把这份鼓励转化为继续做好群众工作的动力,被群众需要的感觉也是一种幸福。



       英吾斯坦布依村村委会和警务室的干部、辅警说,阿地力·达古提经常教育他们也时常提醒他们:不要对群众大喊大叫,大家将心比心,如果来办事的群众是你们的亲戚,你会冲他发火么?


      “年龄比我们小的是我们弟弟妹妹,年龄比我们大的是我们的长辈、是我们的哥哥姐姐,他们不是外人,是我们的亲人。”阿地力·达古提说到这里,拿起手来,做了一个比划。他说,他经常在村里的大宣讲会上,给群众讲山外面的事情,讲党的惠民政策,讲交通安全常识。他讲的时候,讲台下面就会有村民带来的孩子跑到他身边,一边歪着脑袋看他,一边俯在他的身上,有的孩子干脆就在他的怀中睡着了。阿地力·达古提说,这样也没什么,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,和我没有任何距离感,包括走访途中,阿地力·达古提会主动和群众打招呼,村北边有一个名叫吐尔逊·牙库甫的老人,今年70多岁了,每天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大马去大山深处放牧,这在英吾斯坦布依村已经是一道司空见惯的“风景”。老人家每次遇见阿地力·达古提都会停下,坐在马上和阿地力·达古提聊上一会儿,然后接着往前走。



       如果说,是电影银幕上的英雄形象影响,促成了阿地力·达古提的警察梦,那么阿地力·达古提除了将种信仰和力量转化为服务群众、维护治安的实际行动,并且还在深刻着影响着家人和社会,在他的言传身教和支持鼓励下,英吾斯坦布依村近两年走出去了47名大学生、12名公务员,还有多名在县里工作的老师和警务人员。


       而受到他直接影响并且同样立志从警的还有另一人,那就是他的哥哥吾斯曼·达古提,现在的身份是库尔勒市公安局团结路派出所办案队队长。入警之前,吾斯曼·达古提曾在乌鲁木齐一家公司打工。后来一次兄弟相聚,弟弟阿地力·达古提提议让哥哥也报考警察,并且讲了他这几年的警察故事和内心所获。


       最终,吾斯曼·达古提被弟弟的真诚和警察职业自豪感所打动,并且如愿考入了公安队伍。



       只有坚定信念,才可安放一段家国情怀。吾斯曼·达古提在电话中说,这么多年来,他很感激弟弟,让他们兄弟俩成为父母和邻里眼中争气的人,并且他们兄弟俩都很努力,先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现在加上父母和家人,一家5名党员,这是全家人最为自豪的一件事儿。


       哥哥吾斯曼·达古提去年9月,出差到喀什,顺道去看了一下弟弟工作的地方,看到弟弟带着辅警一起做饭、一起训练。作为兄长,内心深处难免心疼,但他临行前还是鼓励弟弟要安心工作,照顾好身体。


       吾斯曼·达古提说,这两年他其实在和弟弟暗中较劲,看谁先入党、谁先立功、谁先当上科所队长。他说:“弟弟入党比我先一步,但我当上了办案队队长,又比他早了一步。然后,我就鼓励他,让他工作上再加把劲儿”。



       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。阿地力·达古提说,父母一直教育他们兄弟,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并且含辛茹苦抚养他们长大,又供他们一个个大学毕业。或许现在他和哥哥所从事的警察工作,正是父母想看到的。


       因为,阿地力·达古提这一生或许不会忘记,去年父母再到喀什时,老父亲特意说给他的那句话:儿子,你行的,你就在这里落地生根吧!


       群山回唱,阴阳昏晓。若大山有情,也会为他点赞!

,

阳光过滤后的空气,干净而清冽。一排排整齐的白杨,戍守在大山深处。疏附县木什乡英吾斯坦布依村,一个远离城市僻居山下,又承载着许多城里人牵挂的地方,在这个金秋季节,沿着克孜勒河处处流淌着丰收的喜悦,金黄的玉米、火红的枣,晶莹剔透的葡萄守望着远方的客人。


       这里,正是民警阿地力·达古提的“家”—疏附县公安局木什派出所英吾斯坦布依村警务室。


       见到阿地力·达古提警官,天已微寒。


       1米70的个头,圆脸盘,肤微黑,光光的脑门上,从额头到耳际,一个清晰大写的“M”型发际线紧挨着头皮向脑后延伸。


       而在他身后,是连绵起伏的群山以及风吹过的河谷。



为当警察,曾经一个人躲到一边抹眼泪


       2010年7月,24岁的阿地力·达古提从新疆师范大学地理科学系毕业。“当时,有两条路可走,一个是考老师,可以离家近一些,另一个就是考警察。”在人生的关键节点,阿地力·达古提和其他年轻人一样,进行过长时间复杂的思想斗争。家在吐鲁番市鄯善县,而自己报考的职位却是天山以南的疏附县公安局。从东疆到南疆,对于从小在家门口长大的阿地力·达古提来说,这样的选择意味着从此背井离乡,远离家人。


       当时,最大的阻力来自于父亲。“他根本不同意考警察,而且一下子跑那么远。”所幸,阿地力·达古提的坚持得到了母亲和哥哥的认同并一起做父亲的工作。抱着让小儿子试一下将来知难而退的想法,父亲勉强答应了下来。就这样,阿地力·达古提如愿考入了疏附县公安局。让父亲没有想到的是,当时自己这个不情愿的决定,成为了迄今为止最让他自豪的决定。



       山一程水一程。回忆起这段往事,阿地力·达古提满怀着幸福。他说,刚入警的时候被分配在交警大队事故办,每天从早忙到晚,除了要处理交通事故,还要去街面维持交通秩序。尽管如此,因为喜欢这个职业,他并不觉得苦和累。偶尔闲下来的时候,他就会拿起电话,和父母亲聊上一阵子。


       可以想见,阿地力·达古提当时在电话里,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一定也是报喜不报忧。但儿行千里,父母担忧,天底下没有一个孩子远行不让父母牵挂。


       2011年冬天,两位老人家从吐鲁番坐上大巴车,一路向南,到了儿子阿地力·达古提工作和生活的地方。


       “他们就是想看看,我到底工作的怎么样?如果不行,他们一定会劝我放弃。”阿地力·达古提说,当时为了让父母打消顾虑,他想了不少办法,包括带着父母逛县城、进超市、品尝美食,还将父母亲请到他工作的现场去体验工作。而这期间,他每天都穿着警服。


       “那天,一个乡镇街道上发生了一起普通交通事故,两辆摩托车发生轻微刮擦,没有人员受伤,但事故双方争执的很厉害。我到现场后,先了解情况,然后拍照固定证据,因为事故造成的损失不大,我现场进行了调解,最后处理结果双方都满意,大概在那里停留了20分钟左右,父母就那样远远的看着。”


       等事故处理完毕,阿地力·达古提转身往父母身边走的时候,父母已在跟前。“我也没想到,当时父母亲会作出那样的决定,他们相视一笑,然后让我带他们去县城最好的照相馆照了一张‘全家福’,我穿着警服,站在他们身后。后来,父母返回吐鲁番的时候,他们把那张照片当宝贝一样带走了。”


       说到这里,阿地力·达古提若有所思停顿了一会儿,然后特别强调了一件在他看来意义重大却又终生难忘的事情。



       他说,父母亲在临上车之前,他能够看得出来,他们很高兴,但心情也格外复杂。为了活跃气氛,阿地力·达古提半开玩笑地把自己当年报考警察,父亲如何阻拦的事情说了出来。阿地力·达古提说,当年内心深处特别委曲,特别想不通,父亲为什么不让他考警察?他为此曾经一个人躲到一边,偷偷的抹眼泪。


       儿子说得轻松,年过花甲的老父亲却是满眼含泪,转身上车前,给儿子留下了一段话:“儿子,不好意思,我今天才知道你这么喜欢警察这个职业,我当时真的不应该拦你。”


       阿地力·达古提的父亲是个电影放映员,为乡亲们放了一辈子的电影。因为在家里排行最小,阿地力·达古提时常跟着父亲一起去放电影,耳濡目染下,荧幕上那些行侠仗义、除暴安良的英雄人物、警察故事,深深地影响了他。


       正是这颗年幼时种下的种子,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生根发芽、茁壮成长,让阿地力·达古提坚定了报考警察的意愿。而他穿着警服、服务群众的形象又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的孩子。


       阿地力·达古提的儿子伊木然·阿地力今年3岁,刚上幼儿园。每次他爱人带着伊木然·阿地力来警务室,他都要戴上警帽,胳膊上再夹个学习笔记,逢人便说:“阿地力爸爸是大警察、我是小警察!” 阿地力·达古提疼爱儿子,专门为此从网上为伊木然·阿地力买了一套儿童穿的“警服”。



       2014年10月18日,阿地力·达古提和现在气象局工作的爱人走到了一起。因为平时工作忙,阿地力·达古提平时很少有时间回家,反倒是妻子只要一有时间,就会带着孩子带看望他,帮着他在警务室洗衣、做饭。


       说起妻子和孩子,阿地力·达古提眼里噙着泪,望着远处。


       “阿地力爸爸,孩子不直接叫我爸爸,他叫我阿地力爸爸。”阿地力·达古提叹了一口气说:“我陪他的时间太少了。” 


原来很孤单,现在村里每个人都是我的牵挂


       大山里,昼夜温差大,每天一大早都会有群众来警务室办事。阿地力·达古提怕群众冻着,他这几天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提前把电暖打开,让办公室暖上一会儿。


       在他的办公桌上,摊开着几页纸张,旁边放着印泥。阿地力·达古提说,村里偶尔会发生一些矛盾纠纷,也都是亲戚或邻里之间因宅基地、浇水等问题发生的口角或肢体冲突,弱势一方都会跑来找阿地力·达古提讨个说法、给个公道。


       为此,阿地力·达古提的身影会经常出现在田间地头和农家院落。



      “他们都比我年长,但是他们都相信我,我就必须有一颗公心,谁对谁错,把过程调查清楚,然后再给他们讲道理、讲法律,有时候一场调解下来,好几个小时,从天亮说到天黑,直到矛盾双方心平气和的离开。


       阿地力·达古提说,2016年4月他从公安局其他岗位上调整到这里工作,在这个远离喧嚣和县城的乡村警务室里,没有惊天动地的大案、没有紧张刺激的破案故事,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基础工作、治安巡防;但他依然甘之如饴,用双脚丈量着村里的每一寸土地、每一户人家,逐渐从村民眼中的“外乡人”成为了“知心人”。通过这两年的努力,这里极少发生打架斗殴或者其他案件,反倒是家庭矛盾特别是夫妻争吵闹着要离婚的事,在阿地力·达古提看来是一件大事。


      “我结婚4年了,但从来没有跟妻子拌过嘴、吵过架。但是这些年轻人,他们不懂得珍惜,动不动就吵架,一吵架就闹着要离婚。”


       前些天,村里有两对夫妻闹离婚,阿地力·达古提走访了解到此情况后,他挨家挨户、一个一个做工作,先是把女方叫过来,问是否真的到了非要离婚的那一步?孩子将来怎么办?然后再把男方叫过来,批评加教育,最终让男方打消了离婚的念头。


      “做这个工作有什么诀窍?”阿地力·达古提自问自答:“我就是把孩子摆出来,把我的家庭讲给他们听。我给他们说,我回一趟家见一面妻子孩子有多难,没有时间,你们还不知道珍惜。”
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上一篇新疆检察:高度重视全国人大代表意见建议 主动上门面对面答复 下一篇女子路边捡4万元血汗钱带回家 民警找上门还抵赖

版权所有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依法治区领导小组办公室 联系电话:0991-2956513 2956521     [管理登陆]
地址: 新疆乌鲁木齐新泉街626号 邮编:830004 传真:0991-2956521 E-mail:fzxj@fzxj.cn
主办单位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依法治区领导小组办公室    www.fzxj.cn 法治新疆网版权所有
新ICP备08100392号 您是本站的: 位访客  当前在线 人 今日访问IP:  总共访问IP:

by:xj345.2011

最佳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6.0以上